首页/更新列表轻武器主题相关装备相关内容敝站说明友情链接

 

1911手枪与IPSC的互动和演变

 

  >>1911式手枪专题

作者:黄药师(加拿大)

 

如果有人问 “哪种手枪是最经典的半自动手枪?”我会不加思索地回答——1911。毫无疑问1911手枪是世界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被模仿最多的,也是使用时间最长的手枪。从“1911”这个代号就可以看出,这种手枪的开始服役年份是1911年。然而,直到近100年后的今天,各种各样的1911手枪仍然活跃在军、警、射击运动的各个层面,制造厂家也越来越多,竟然没有一点衰落的迹象。

而且,在世界上如此多种多样的手枪之中,也只有1911一种,可以在和平年代的射击运动中不断地进化与发展.并且与射击运动互相影响,互相推动和促进。这些演化并没有偏离1911本来的结构和设计,而是不断的细致改良。本文着重对IPSC(国际实用射击联盟)这个射击运动和1911手枪之间的互动作一点回顾和探讨。

International Practical Shooting Confederation(IPSC),即国际实用射击联盟,是实用射击运动的全球性组织。它于1976年5月在美国宣告正式成立,随后在全世界得到迅速发展并不断完善,并逐步成为一项包括手枪、步枪、霰弹枪射击在内的、成熟的全球性运动。它的手枪部分由具体的场景布置和目标设置组成,要求参加者在保证一定的火力系数的情况下,用尽量短的时间,准确地击中场景内的所有目标,并以目标得分除以时间来计算竞赛成绩。比赛往往采用自由方式,不限制姿势、顺序和方法,并根据多个不同场景的总分来分出名次。

IPSC的雏形在1950年代的加利福利亚出现的时候,它基本上是.45单排弹匣(7发)的1911对9毫米勃朗宁大威力手枪的游戏。后者的14发大容量弹匣以及稍轻的后坐力是一种明显的优势,因此IPSC的第一个重要规则诞生了:.45的230格令弹头是Major级别,而9毫米的115格令弹头是Minor级别。Major因为弹匣容量低和后坐力大,因此享有计分上的优势:打中C区的话,Major得4分,而Minor只得3分。由于这个规则的诞生,加上1911手枪的优异耐用性(每年超过10万发而保持良好的精度和可靠性),它很快成为了实用射击运动中最受欢迎的手枪。在随后的20年里,其它种类的手枪也试图加入到IPSC运动中,但是没有一种枪的扳机手感达到了1911的短距离单动扳机的水平。特别是经过枪匠调整的1911扳机,与其它手枪相比更有明显的优势。

在这里,有必要先停下来,探讨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为什么到了21世纪的今天,在高强度的IPSC比赛里面,有着近一百年历史的1911手枪还是占主导地位呢?难道这一百年里面,手枪的设计和制造竟然没有一点进步吗?

当然不是。其实勃郎宁自己早就已经开始对1911进行改善,后来他临终前的作品——勃郎宁大威力手枪,是公认的1911的改善版本:改用更轻巧的枪身尺寸,采用9毫米弹药和14发双排高容量弹夹。随后的几十年里,单/双动扳机的出现增加了手枪膛内有弹携带的安全性,轻质金属和聚合物材料在枪身上的使用大大地减轻了手枪的重量,直到现在,全球各个枪厂仍然在不断地研究手枪的扳机和击发结构,尽量使手枪更易用、安全和准确。

但是,这些进步大多着重于提高安全性和减轻重量,而改善射击准确性方面,这一百年里的进步确实并不大。手枪是一种近距离的防身武器,枪管很短(大多数现代手枪的枪管包括枪膛都只有10厘米左右的长度),而且以没有依托的姿势射击,所以对精确性的要求一般都不高。因此,一把制造精良的1911手枪,在射击精度方面不会输给任何一种最新型的手枪。

lPSC比赛中的射击距离,一般从5米到50米不等,要看比赛场景的设计和着重点。有些场景偏重速度,那么就会有数量很多的近距离目标,选手必须飞快地边跑边打,以尽量缩短完成场景的时间;而有些场景偏重精确,设置一些25米到50米的目标,甚至要求选手只用右手或左手作单手射击。这种场景就不是考验速度,而是在考验射击准确度。但无论要求如何,具有5英寸(12.7厘米)长的枪管,纯单动扳机的1911手枪都全部可以胜任。

至于安全,IPSC的要求非常严格。在裁判发出子弹上膛的命令前,射手的手枪必须完全清空,留在枪套里面。听到裁判命令后,才能拔枪,子弹上膛,开始射击。而打完每个场景后,枪也必须在裁判的监督下清空,并放回枪套内。在这种情况下,1911的安全性并没有任何问题——毕竟这是一种有3个保险机构的手枪,本身已经足够安全了。

IPSC的大多数目标都要求打两枪。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出第二枪并且准确命中目标,是对参加IPSC比赛的人的最大挑战。所有的手枪(除了玩具枪之外)打出一发子弹后都会发生枪口上扬——手枪枪管的位置总是在握枪手的上方,因此这个杠杆力是没有办法靠肌肉力量控制的。而枪管离握枪手的相对高度越高,枪口上扬的幅度就会越大,那么枪管回到对准目标的所需时间就越长,这是是否可以快速补枪的一个主要决定因素。

1911的一个巨大的优点就是“简单”。它的向后直拉式的单动扳机,结构非常简洁,并不需要在枪身内占用很多空间。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枪管的轴线很低,枪口上扬不明显,令第一枪到第二枪的恢复很快。很多IPSC的高手使用1911打比较近距离的目标的时候,打第二枪根本不必等待和瞄准,而是直接扣两下扳机,两个弹壳同时在空中,但仍然可以两枪都命中A区。(在这方面,现代手枪的佼佼者是GLOCK。它的枪管轴线也很低,射击也很好控制,因此很自然地占领了IPSC量产组比赛的大半壁江山。而另外一些“名枪”,譬如WALTHER P99、SIGP226等,因为击发机构复杂,造成枪管轴线偏高,枪口上扬幅度过大,在IPSC的比赛中极少有大采用。)

继续说在IPSC刚开始萌芽的1960年代。在当时,1911的弹药口径总共有三种:.45 ACP、9毫米,以及.38 Super(40 S&W还没有问世)。9毫米的弹匣容量达到9发,但是无法抵消.45 ACP作为Major弹药的计分优势,因此很少人采用。.38 Super的弹匣容量也是9发,但是由于弹壳长度较长,可以加装药使它的弹头加速到Major的水平。但是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后坐力变得很大,不但超过了.45 ACP的后坐力,而更接近了.357马格南。这使增加两发弹匣容量的代价过于巨大。后来,8发容量的.45 ACP弹匣诞生,使.38 Super的弹匣容量优势降到了只有一发。这种弹药于是逐渐被人们放弃了。

时间飞逝。技术水平的发展,以及射手们对发展高水平竞赛枪的强烈需求开始推动1911的变化。1970年代末,compensators(枪口抑制装置,或叫枪口防跳器)开始出现在保龄球瓶射击比赛中。这种游戏是美国民间一种极富娱乐性的射击游戏/比赛,形式是在固定区域内(往往是在一张大桌子上)每个射手前方放置相同数量的保龄球瓶.以所用时间最短,先击倒全部球瓶,并使它们从桌子上掉落的人为胜。因为保龄球瓶有一定的重量,因此pin gun(“球瓶手枪”)必须有一定的火力。射击和记分规则是球瓶就算倒下但还在桌面上的话是不算的,必须把球瓶打得向后翻倒一米左右,在桌子后面掉落为止。因此在打保龄球瓶的比赛中,.45 ACP也是最受欢迎的口径。开始的时候,有人尝试在枪管前端加配重.以减轻枪口上扬。然后真正有效的抑制装置在1980年代初开始出现,利用在枪管上加装钻孔的延长装置,通过开枪时向上和斜向后喷出火药气体的反作用力来保持枪管的相对水平幅度,以尽量缩短第二枪的恢复和瞄准时间。(事实上在某些比赛中还允许使用减装药的.45 ACP弹,从而大大降低后坐力,但如果用.38 Super或者9mm而又是参加Major组的话就不能减装药。)

IPSC的射手立即把这种装置也用在IPSC的比赛中。.45 ACP的后坐力比较缓和,因此急着安装抑制装置的人还不多。但是那些用过大火力38 Super弹药的人就仿佛发现了宝藏一样:安装了枪口抑制器后,原来难以控制的Major弹药变得比较驯服了,高膛压通过抑制器有效地减少了枪口上扬,使38 Super的手枪重新焕发了青春。由于还保持着弹匣容量的优势,.38 Super靠着抑制器的使用,重新受到IPSC参加者的青睐,成为最受欢迎的弹药选择。

然而,安装了抑制器并不等于使.38 Super弹药变得舒服。有些人以为有枪口抑制器的比赛枪很容易打,后坐力会几乎消失,“好象打.22 LR的手枪一样”。但实际情况其实正相反——强行下压的枪管导致了枪管解锁的推迟,使得复进簧对于套筒后坐的缓冲也相应推迟。虽然枪口不上跳,但.38 Super的巨大后坐力还是存在的,而且由于这些推迟而更直接地作用在射手的手臂上。射手就会感觉到一股很重的力撞在手肘和肩膀上,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使用.38 Super的职业IPSC选手大多数都有一种职业病:Super Elbow(超级肘)。类似“网球肘”,这是由于肘关节受到长期过多的震动而形成的劳损。

虽然这样,单排弹匣、黑色准星、使用.38 Super弹药、加装枪口抑制器的1911比赛枪仍然一度成为了IPSC比赛枪的首选,是大多数人的梦幻之枪。

到了1990年代初,新的变革又来临了。首先出场的是“大容量1911”。这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潮流同一把.38 Super枪,子弹容量从单排弹匣的9发一下子变成了双排弹匣的24发!耽误时间的换弹匣动作也不用做了。一夜之间,连场景设计也开始变化,最高枪数30枪的场景变成了50多枪,目的是迫使采用大容量弹匣的人耗费更多子弹,而必须更换弹匣。连带的结果是:大家也只好纷纷换用这些大容量的手枪参加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双排弹匣手枪还是使用钢制的枪身加上塑料握把贴片。后来,STI和SVI等公司陆续研制出全塑料握把的1911,在保持大容量双排弹匣的前提下,使握把形状和厚度维持在舒适的范围内。

另一个重大变革是红点瞄镜的采用。有了这种用电池的内红点瞄准镜,传统的“三点一线”瞄准变成了“两点重合”,速度加快了很多,而且大大提高了准确性。于是场上开始频频出现25米远距离快速打中头部A区的高手。这种“枪法”在以前是非常罕见的。

枪在变,配件也随着变。由于抑制器和瞄镜的使用,比赛枪逐渐变得又大又重,他们所用的腰间枪套的设计也开始变得科幻起来。IPSC对于枪套的规定一直很少,几乎是完全自由。只要枪套是挂在皮带上的,你可以把枪挂在任何一个角度,任何一种形式。各种纤细的骨架式的枪套也因此诞生,有些小得几乎一眼看不见。这些枪套完全是为快速出枪而设计,价格昂贵(每个的价格大约在200~300美元),但这些专门为比赛设计的快拔枪套并不能安全地在其它任何场合使用:不上锁的话,枪很容易掉下来或者被人拔走:上锁的话,要拔枪就还要先开锁。这从一个侧面让人看到这项运动离原来的“实用射击”的原意开始越走越远了。

在这些新技术、新材料的浪潮不断冲击下,令人担忧的情况终于无可避免地出现了。在军、警以及民间,大多数人的1911配枪还是相对简单的单排弹匣和黑色准星手枪。但是在IPSC比赛中,种种变革使得这些”简陋”的手枪完全失去了竞争能力。由于所有人用任何枪都平等地参赛,要在IPSC比赛中有起码的“公平”,你必须花至少几千美元,向专门的枪匠订做一把模块化的、塑料握把的、使用“大棍子”长条形双排弹匣的、有红点瞄镜的、还有枪口抑制装置的高级比赛枪。这种枪是1911的一个发展极端,每个零件都经过细心琢磨,但仍然一不小心就会出问题,而且又大又长又笨重。除了打比赛以外,这些枪在实际上派不上任何用场。它们是专门的比赛工具,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防卫武器了。

在当时看来,IPSC即将会成为一项类似马球一样的贵族运动,会把所有使用普通手枪的,经济能力不足的人都排挤在外。

然而这时,一个外来因素有限地影响了这个趋势。1994年,民主党控制的美国国会通过了10年有效的《反突击武器法》,其中规定手枪弹匣的容量不得超过10发。加拿大等国家也通过了类似的法律,来限制各种枪械弹匣容量。这虽然使民间的拥枪团体大为不爽,但从它却在一个侧面给IPSC注入了一股新鲜空气。瞄镜和抑制器的优势仍然存在,但是起码很多人(当时参赛选手总数的70%左右),仍然可以用他们的普通单排弹匣手枪来比赛,因为毕竟9发相对于10发的劣势不算太大,起码比和有24发弹夹的人比赛好多了。这是一个先天的劣势,但是很多IPSC的爱好者还是苦苦地坚持着。

枪支配备和性能悬殊的情况终于缓慢地在IPSC组织中引发了改革。美国USPSA(美国实用射击组织,IPSC的美国组织形式)在1990年代中期决定把IPSC比赛分成两组有枪口抑制器和红点瞄镜的一个组(叫Open“公开组”),和没有这些装置的另一个组(叫Stock“原厂组”)。这是IPSC的历史上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因为它终于开始试图减少高度器材化对这个运动的负面影响。

当时不是所有IPSC选手都理解这个分组的意义,部分人甚至产生了误解:原厂组,是不是就是对穷人的怜悯?“喂,小朋友,过来玩这个也可以!”而且,专用比赛枪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在IPSC向青少年介绍这项运动,鼓励他们加入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往往是:“呃,我不想为了玩这个而专门去买很贵的比赛枪。“虽然事实上分组已经开始,IPSC也努力解释,但是收效很小。加上“原厂组”的规则特别,譬如必须用.40 S&W以上口径才能达到Major,也允许使用双排弹匣和许多改装部件。由于规定不够严谨,后来“原厂组”最终演变成了“限制组”。这些“限制枪”仍然很贵,仍然和人们日常使用的1911手枪有很大的区别。

1996年,是IPSC运动的最低潮。IDPA(International Deferisive Pistol Association,国际自卫手枪协会)在同年成立。IDPA有很深的IPSC渊源,它的初始成员就是一部分看不惯IPSC的高度器材化趋势的IPSC资深会员。他们认为IPSC从真正的实用射击越走越远,所用的枪和实际使用的武器的区别也越来越大。他们觉得IPSC已经变成了“拿着手枪的田径运动”。因此,他们按照实际隐蔽携带(美国部分州允许市民在考取执照后隐蔽带枪出门)和家庭防卫的情况,重新设计这项运动,例如只允许采用经过认证的隐蔽枪套、严格限制手枪的改装、以及允许除1911以外的手枪参加等等。

IPSC却因为1911手枪的极度演变,几乎走进了绝路。大量会员流失,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点。赞助商和金钱也开始离开IPSC而去。IPSC彷徨了:下一步,应该何去何从?

这种绝望的情况往往会引发巨大的变革。在1999年,超级大师(IPSC射击等级)Michael Voigt当选成为美国USPSA的主席。他的首项举措,就是在IPSC里增加三个分组:转轮手枪组、量产组和10发标准组。后两个新的分组给IPSC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量产组和早前的“原厂组”不同,主要是提供给1911以外的其它手枪同场参加比赛,但独立计分;而最大的变革是10发标准组。这个组响应了新的法律规定,但同时也是为了向IDPA的10发弹匣规则靠拢。新的规定趋于严格,不允许用任何电子瞄具,规定手枪的尺寸,枪管不允许配重,不允许开孔。10发弹匣的规定,使传统的单排弹匣1911手枪重新回到比赛里面,虽然稍有劣势,但是只要射击计划安排得当,仍然具有竞争力。

这些改革,虽然看上去象是技术上的倒退,但实际上却是普及IPSC的重要措施。简单的枪,降低了参加者的门槛,就可以让更多的已经拥有某种手枪的人直接开始参加IPSC的训练和比赛,并且享受到其中的乐趣。而且,也有很多带枪防身的警察和平民直接使用他们的防身手枪来参加IPSC的训练,使他们显著地提高他们的射击水平,并且可以立即把这种新的技巧投入实际的使用中。

以笔者为例,刚刚开始参加IPSC的时候,手里只有一把廉价的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制造出口的9毫米1911手枪(NP-29),新枪零售价格300美元左右。单排弹匣,容量只有9发,从配置上属于最简单最基本的款式。但是在新的标准组里面,这把枪打起来竟然不太吃亏,并伴随着笔者通过了初期的培训、打了大大小小的俱乐部比赛、正式资格赛、以及2007年加拿大全国锦标赛。在这些比赛里面,这把“土枪”没有出任何故障,忠实地把每一发子弹射向目标。笔者简单地把前准星涂成红色,也达到了部分的快速瞄准的要求。比赛后的分析表明,枪的劣势并不大,所有的分数都反映了自己的真实水平。

自此以后,IPSCIDPA之间的界限开始逐渐模糊。由于IPSC的悠久传统和号召力,量产组和标准组现在也吸引了很多的人参加。IPSC逐步从歧途中走了出来,重新开始健康的发展。

这也意味着,1911枪在IPSC里终于开始从复杂回归到简单。然而,简单并不等于简陋。手枪作为一种随身携带的、在最后关头才使用的武器,尺寸紧凑、简单可靠是比什么都重要的。而在实用射击训练中,只有训练提高自己使用这种武器的能力,才是真正的训练。通过比赛来训练和提高射击水平,才是IPSC的本意。而且这也增加了IPSC的拟真程度和实用性,这才是IPSC的群众基础所在


作者使用NP-29在IPSC比赛中

参考资料:《战斗生存》第1期

2009-01-25

首页/更新列表轻武器主题相关装备相关内容敝站说明友情链接